照片 480.jpg 

 

又過年了~又要說新年快樂了~等把12生肖都點名一遍,人生又老了一輪,這快樂可說得一年比一年沉重阿,好像過年本來就是一件很解嗨的事。

這光之穹頂是前年過年去高雄拍的,華麗得像打了亮光的錦緞,那些年這地方可紅了,好像沒來這裡膜拜一下,就不能說你去過高雄。

可是人生的錦緞常常是一剎那的光陰,差不多像流星劃過天幕那樣短的時間,其餘大部分是落落長的恍惚與空白。

 

 

 P1090300.JPG 

 

苦不了一大早在野雞車上從新竹傳來了新年的吉祥話,大概又要去高雄找他的女朋友過年。收到阿杯級傳的簡訊,一個注音一個注音慢慢摁出來的祝福,就算是罐頭也是誠意十足的罐頭。

慢慢的越來越不跟著大家流行說吉祥話了,只要被貼上一個人的標籤,在任何不該一個人過的節日,就該自動隱形,任何誠心祝福的話,聽起來都像是酸的,大概有吃了一整年酸橘子那麼酸。

 

 

P1090331.JPG 

 

這年柑應該不酸的,本來是要孝敬我家神明的,供上桌前先被我攔了下來入鏡,黃橙橙的還帶著幾片綠葉,看了心裡就踏實的的水果,過年圖的不就是這種心理的溫暖ㄇ。

 

P1090354.JPG 

 

想拍好幾年的發糕,每年總要來上幾片解解饞,雖然煎的時候油滋甜膩,可是不這樣把自己的胃裹上一層油,這年會過得特別心虛。

 

P1090357.JPG 

P1090399.JPG 

 

櫻桃,老姐年前買來讓阿木補血氣的,阿木吃膩了,就換我來收拾。

雖然跟過年扯不上關係,還是那洋果子,那甜,總覺得也是喜慶才該出現的水果。

 

P1090435.JPG 

P1090421.JPG 

 

森永的冰淇淋口味糖果,吃起來像榴連,小姐姐很受外甥們的歡迎,每年從台北帶回來過年的泊來糖,現在小孩很精,普普通通的糖果還不見得可以收買。

我以為的過年也應該是糖果色的,我太酸了,這年也許我應該多吃幾顆糖,綜合一下自己個性的酸鹼值,最好能把自己餵得像蜜一樣。

 

 

P1090423.JPG 

 

 

舊曆年最後依個星期天,和白桃花約在勤美誠品,他從晴天花店走出來,迎面便遞上這一顆紅采頭,白陶花很會送禮,總是能送到你的心坎裡,這紅采頭灑著金粉有點竦,可是就是要竦,送出來的吉祥才夠力不是嗎。

 

 

紅菜頭.jpg 

 

 

我們從誠品一路走向文化創意展場,紅磚道上去年聖誕節還未拆除的麋鹿燈飾,一路尾隨像幽冥。

不合時宜的回憶,就該在心裡好好埋葬。

想想這樣的年已經夠豐盛了,我們都不應該還在舊故事裡繼續過年的不是嗎?

 

太鮮豔的回憶,久了會把人變成妖怪。

這個年有一隻年獸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小王 的頭像
風小王

阿嬤ㄝ柑阿店

風小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