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70317  

 

明年紅壇動土的前幾天,高架花圈已經紅怕怕的排到外面的馬路來,這種花圈好像從來沒有好看過,不過雖然聳,至少在鄉下她是很好辨認的指標,她在告訴你這裡即將有盛大的喜事要發生了。

 

P1170059

P1170036

 

動土前一日阿旺大哥拿出看家的土水刀,將紅龍柱的土方細細抹勻,阿義大哥一邊背起種田的噴霧桶,不停的灑水,讓土方保持形狀。

 

P1170057

 

阿惠嫂跟村裡的媽媽們也炒上大麵了。

 

P1170055

 

 早餐店同學透心涼的冰飲也擺上了。

 

P1170132

 

最重要的言筆,都別上了紅不巄咚的彩球。

 

P1170074

 

在地神都已經上座,萬事俱備阿,接下來就只欠六房媽。

脫下神將大偶,上車往大北勢請六房老副媽去。

 

P1170085

 P1170090

 

阿國的神將大偶、鑼鼓陣、阿弟的哨角隊、廟裡的開路鼓跟舞獅,還有村裡的老老少少,這樣迎六房媽的陣仗也許稱不上膨派,可是光看小朋友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T恤,這樣的誠意已經很無價了。

 

P1170076

 

大北勢紅壇的一隅,好貼心的小斗笠,讓托缽的和尚,頭皮也能透氣。  

 

P1170109

P1170114

P1170119

 

 這次是由副爐主恭請六房媽。

 

 P1170152

P1170131

P1170073

 

六房媽安座一宿,隔天透早就開始參神了。

 

P1170140

P1170071

 

國樂隊也來了,連小朋友的玩具鑼鼓都尬上了。

 

P1170154

P1170153

 

隔壁村莊埒內拱雲宮的媽媽禮賓團一字排開,咦?先前不是說是穿短裙高跟的辣妹團ㄇ?恩恩應該是10年前的辣妹。

 

P1170158

 

恩恩拱手代替握手,九把刀立委有跟上流行,不過老鄉親們還不太習慣ㄋ,伸出去的手還監介的停在半空中。

 

P1170147

 

禮官別胸花,廟裡的主委明年紅壇執行長財哥

 

  P1170187

 

恩恩~還是團拜,雲林話水會結凍的大頭都來了。

 

P1170170

P1170176

 

爐主跪念動土文疏。

 

P1170162

P1170180

P1170184

 

媒體陣仗~我拍你們拍新聞的辛勤背影。

 

P1170160

 

P1170195

 

別綵帶,副爐不知道聽到啥笑話,笑得樂不可支,從籌備紅壇以來千頭萬緒,很少看他笑得這樣開心阿。

 

P1170197

P1170201

P1170208

 

簡簡單單的剷土,一轉身一投足,都是政治也都是藝術。

 

P1170214

 P1170215

 

禮官們的紅包只撕去一角,是代表誠意吃水甜的意思ㄇ。

 

P1170232

P1170224

 

縣長致詞。

 

P1170261  

P1170292

 

陣頭表演時間,一旁的小小電音三太子已經STANDBY很久,得不時幫他拉拉偶服透透風。

 

P1170236

 

本庄最原汁原味的台灣舞獅。

 

P1170248

P1170256

P1170268

 

布家色彩鮮艷的開口獅。

 

P1170284

P1170288

P1170294

 

一直沒退流行的電音三太子,這五歲的迷你太子,忘記節奏了有點搞不清楚方向,東搖西晃的,一旁大人趕忙拉他一把,不然繼續跳下去,會變成小小電音濟顛。

 

P1170312

P1170314

 

免驚免驚~小朋友這比跟總統握手還要快樂一點。

這才是真正的歡樂時刻,很可惜那些大頭們永遠不會知道。

 

P1170318  

 

P1170317

 

我好喜歡這樣沒有大頭的合照,連笑都那麼輕鬆自然。

 

P1170220

 

這不是圓鍬,這是當日比電音三太子還受歡迎的吉祥物。

動完土以後二三十把全部不翼而飛,是自己長腳走進哈利波特的密室ㄇ,不是的~是全部被幹光了。
兇手是誰族繁不及備載阿,我問某代表的助理說,她拿這言筆要給誰,她說要給寶哥,看這言筆能不能帶來吉祥,讓他一舉得男。
哪裡來的寶哥阿?我想了一天才想通,她說的寶哥只是代名詞是他家的大頭,唉~我真是太不懂政治的幽默了。

我更不懂的是,心裡有神佛又何必在乎這區區言筆,心裡沒神佛,就算再來10把也神通不起來阿。

 

P1170124

P1170125  

 

動土前一夜,六房媽來坐鎮當晚的插曲。

傍晚暴雨像轟炸機,村子的小路瞬間變成小河,幸福伯套上雨衣急忙往村外走去,大概要去尋視田作,阿叔的印傭也撐起大紅傘,往廟口涉水而去。動土大典對印傭來說,更是旁觀的旁觀,不過這場雨災對他來說就很切身了。

我在柑阿店幫阿木把貨物往高處堆,水來得很兇阿木緊促著眉,一邊擔心的唸著"這聲害柳柳了,這聲害柳柳了。

所幸只是虛驚一場,雨來的急水也退得快。

 

這片刻,六房媽都跟我們同處暴雨中,愛和怨阿都只是一念之間,信或忘阿也只是隔壁鄰居,人或神一線之隔?千里之遙?

 

註1六房媽姑婆的練習曲5待續

註2對六房天上聖母宗教文化想更深入了解的,請轉閱 六房媽數位典藏

註3對六房媽了解尚粗淺,如有記述錯誤,請指教

註4本文無商業性意圖,如若侵犯肖像權利請告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小王 的頭像
風小王

阿嬤ㄝ柑阿店

風小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