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去年夏天的事了    那時風很強太陽很大     有時候旅行的際遇也像大風吹     本來是要找榕樹下的許家村仙人掌冰的   卻意外來到這座像冰在荒煙漫草中的海生館           說荒煙漫草是有些誇張    不過因為是平日 遊客不多    感覺比較像要去一間博物館










館外就是一些魚蟹的雕像  色彩都很鮮豔    看起來卻很假     仰著角拍這幾隻岩石上的海鷗    逆著光感覺有那麼幾分像真的鳥了          不過卻比較像幾隻岩岸邊    聊八卦的雁鴨










透視這種東西很了不起 從這角度這鯊魚嘴    別說海生館了連101大樓都吞得下







誰說老了才掉牙?     這鯊魚嘴旁邊的碑石文案很鮮       雖然說的是鯊魚一生要換上千顆牙的生態現象          不過卻更像某種不可理解的 深海生命密碼  



 



入口就可以看到這一缸海龜     都是一些斷腿缺胳膊的     好像是被暫時帶回來這裡安置         等痊癒了再放生回大海   很意外的這些海龜超喜歡親近人            也不怕讓你看著他的傷口

寵物龜嗎? 我想是有些接近了 要不是人比魚類高等 否則人也有可能被魚帶回海裡養著   習慣被海包圍    習慣被魚觀賞










這些魚像極了用橡皮做的     放在冒泡泡的魚燈裡面     一捏就扁一放就膨脹的海綿魚



.


阿~他一定是海底總動員的遺珠之魚            他真的比小丑魚還要小丑           不過是屬於悲傷的那一種








這隻鱟魚看起來像還是幼幼版          雖然是接近化石年紀的魚類           我從來對他沒好感     全身甲殼 又有像蜈蚣的腳     又有很不懷好意的尖刺     長得複雜連名字寫起來都複雜     我向來喜歡筆劃簡單的字 不過說一個人或生物長得簡單         好像也不是一句讚美的話

不過這小鱟魚我看著他的時候         老不停的要往外"抗"            也許打他在這缸裡出生           就一直重複這樣無意義的動作           這麼說來那醜陋的殼底下     搞不好是一顆很簡單的心    人不可貌相   說不定魚也是

  





這小小珊瑚     對小小小的拳擊蝦來說 就是一座山了 這可怕嗎 一點都不 









你看不到幾秒功夫         這蝦就已經飄到山頂           征服一座珊瑚山             愚公要是住在海浬          他就不會那麼想不開要移開那一座山了








都不知道活跳跳的櫻花蝦          張開銀白觸鬚            也可以美得這麼蝦蝦生風







歐~我長得是有些像蝦猴             不過是屬於美麗這一猴的








還想看我像孔雀的尾巴開屏是吧          不好意思這不讓人白白看的               是要收費的




.




 

這海鰻的顏色看起來很聰明            不過我搞不清楚他幹麻老愛在岩洞裡鑽來鑽去                搞得自己進退兩難









沒有霓光色的珊瑚當背景            只有形單影隻的神仙魚          也是感覺得到孤單












獅子魚連在水底的影子   看起來都很熱鬧







張開翅膀飛的時候       我也可以像鳥           甚至是鷹了







這瘦骨嶙峋   眉骨特高的白無常   這怪怪的魚是我唯一可以捕捉得到人的情緒的     就這101張







呵^^    老兄   你都快離開鏡頭了 還在給我番白眼   我知道你也有烏溜溜的眼珠子   可以嗎   ^^










海底隧道穿著圓點洋裝的魟魚 其實飛起來的時候   像溫柔的燕子








很想抓起來在手裡把玩的小鯊魚






沒有臉 卻始終可以很優雅的   大概只有水母這種生物辦得到












這古世紀的石班 體型重量可能都相當於人類中的壯漢了    考古級的魚好像都不興顏色這一套   是因為陽光照不到的關係嗎  還是看了太多悲傷    連顏色的偽裝 都省略了

 





這也是一種魚的愛情   只是沒人知道周旋的是愛還是恨






走下二樓展館          看見大廳半空中懸浮的這兩三隻海豚         做得真極了             下午陽光從一格格的窗櫺透射進來        在海豚的鰭背上照拂         空氣裡有些凝結           覺得像某段海洋切片被凍結了
一直搞不清楚為何十二生肖裡沒有魚           也許我們的祖先對於空中飛的水裡游的          認為從來就不干人類世界的事

我想我的生肖應該是屬魚的         至少回憶上         情感上           我希望是這樣

想起八百年前老莊跟老惠這兩個歐及桑的經典對話

你不是魚          你怎麼知道魚快不快樂

你不是我         你怎麼知道我快不快樂

你沒有經歷過我所經歷的

你怎麼知道我對於愛的保鮮期會有多長

也許醒來就忘         也許幾個月          也許一年

那或許是一輩子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小王 的頭像
風小王

阿嬤ㄝ柑阿店

風小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