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叫醒我的不是家裡的陽光,也不是窗外的麻雀聲,是苦不了濃濃的豬油拌飯香。

苦不了可能天還沒亮就起來忙著張羅早餐,這年頭像他這樣會洗手做早餐的男人越來越少,更何況做的是阿嬤時代的豬油拌飯,鹹鹹香香加上半顆荷包蛋,這樣的清晨多麼古早味。

苦不了在餐桌提議去逛逛鶯歌老街,我當然要滿心歡喜而且要滿口答應,苦不了因為愛情而宅在家,難得願意主動提議當老朋友的響導,當然二話不說,就跳上他的歐兜賣,一路從樹林顛去鶯歌。









老街的商店街,後頭的入口就是一個窯洞,走上去就是商店街的二樓,窯洞裡面有一整面的懷舊唱片牆,走進隧道如果可以隨機播放舊時代的夯歌,那肯定億萬根神經都跟著回憶一起酥麻。

這窯洞頂端還有一根像長頸鹿脖子一樣長的煙囪,聽說每隔一段時間還會噴煙,如果他可以像老菸槍噴出煙圈,或者像噴水池會來一段煙舞,應該會很奇妙。






二樓比較特別的美食店,沒進去,是因為怕所謂的甕仔麵,真的就只是陶甕裡面裝著麵。







走氣質路線的陶瓷店,兩隻小沙彌在櫥窗裡對著路人拱手作揖,鰻頭身體麻糬臉、胖胖小手胖胖腳,目光如豆也沒啥不好,再大的煩惱過目就忘。










龜殼鹿角千年雪蓮,感覺聽都沒聽過的奇門補藥,都是這樣的鍋練出來的。










商店街門口掛著的喜字帖,真是世說新語來著,你可以認出來幾個字,繁體中文如果有演化版,希望不要長這樣,會人仰馬翻的可能不會只有教育部,我看會是名符其實的文字大革命,不過對電腦打字應該不是壞事,打一個注音就可以跑出品玉蕭、清風客、或獻蟠桃的,這樣的交易想想也挺划算。







這家店還保留有臺車軌道的古早窯,可以讓人走進去參觀。






 


軌道兩側有一個接一個的灶口,感覺有一個個的羅漢,盤腿在裡面修行。

其實我想裡面放的應該都是正在窯燒的陶塑品,陶藝家的路說不定也接近修行,每一件作品都是正在鍛燒的作者的魂,他們等著被發現被看見,被獨具慧眼的眼光捧上天。















後來我們在巷子裡發現這個,苦不了說現在都用這種窯燒的機器來燒,用古窯燒的已經不多見了。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人性卻從來沒有因為科技,而變得更文明。








老街的人行步道旁,有趣的攤位不少,這是用樹枝拼成的豬血糕招牌。











哇!蒙藏聯姻,連老公老婆都打出來賣了,這包子包的不是濃情肯定也是蜜意。













巷子裡也有春天,在鶯歌老街是這樣,春天當然是自己去找來的,多鑽鑽這裡的小巷弄,說不定會有更意外的收穫。








這裡的陶碗瓢盆,隨便堆都隨便好看。








多出來的台北假期、多出來的鶯歌之行,苦不了在前頭走得飛快,不知道人越老越怕看見老東西還怎樣。

真想問他,阿瘦皮鞋是不是也出了男版的輕高鞋。

這樣的輕高你懂嗎?我懂。我懂。

吃情人為你準備的清粥小菜,比去飯店吃大廚的彭派巴費,更加美味。

這樣的無價你懂嗎?我懂。我懂。

當女生愛上別的男生,一定是那個男生比你更好,比你更愛她。

這樣的祝福你懂嗎?我懂我懂。


沒有愛情的時候,我什麼都懂。

    全站熱搜

    風小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